健康养生 > 屠呦呦:蒿草青青 呦呦晚鸣
屠呦呦:蒿草青青 呦呦晚鸣
2019-11-08 18:14:59 点击数:3502
【字体:

获得诺贝尔奖后,涂有友在家照了张相。

央视新闻(记者陈思远):如果在土油油中没有发现青蒿素,人类与疟疾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可能还不会一目了然。在新的抗疟药物尚未问世的时代,每年约有50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大多数是儿童。如果一个科学家的伟大是用拯救了多少生命来衡量的,那么涂有友一定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由于她的发现,疟疾的死亡率在过去20年中降低了一半,数百万人的生命得到了拯救。

涂有友也许并没有不知道她的贡献,但与其站在人群中间,她更习惯的讲台是一个充满化学物质气味的实验室。在她85岁生日的前20天,她获得了瑞典国王颁发的诺贝尔奖奖章和证书,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中国科学家。

去看病

1930年冬天,一个小女孩出生在浙江宁波明凯街的屠家。土家族的女儿生于他的三个儿子之后。《在天堂》的父亲在《诗经》中吟诵了一首诗“你有鹿鸣,藜蒿……”。朗诵完这首诗后,他补充道:“藜蒿是绿色的,春天是明亮的。”父亲没有想到,随口唱出了这首诗,仿佛它是一个预言,不仅唱出了女儿的名字,还为女儿的人生事业。

年轻的屠幼友和他的母亲

涂有友中学的整体成绩平平,但生物学成绩突出。在生物课上,她总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努力学习提问。当我14岁的时候,我哥哥屠薛恒给屠友友一张照片。照片背面写道:“尤美:学习是无止境的,所以当你部分成功时,你一定不要以为你满意,当你不幸被打败时,你一定不要灰心。你有,知识一定不能让那些真诚地问她的人失望。”

涂有友理想的萌发源于青春期的一场大病。16岁时,她患了肺结核,不得不辍学。经过两年多的治疗,她得以康复。躺在病床上身患疾病的年轻女孩开始思考前进的道路。“医学的作用是惊人的。当时我想,如果我学会了,我不仅可以远离痛苦,还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为什么不呢?”屠友友回忆道。

几年后,涂有友如愿考入北京医学院药剂科。毕业后,他接受了两年半的中医培训,并一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工作。在这份工作中,涂有友“融入”了他的大部分生活。

屠友友(Tu Youyou)是中医学院中医研究所的实习研究员,他与教学楼岑教授一起学习中医。

绿茵

屠友友的性格就像她手中的青蒿。这种卑微的植物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在中国几乎一半的土地上都能找到。山谷、河流、路边,甚至在缝隙中都能看到它顽强的生长。

“坚持”是她同事对涂有友的一贯评价。青蒿素的发现和提取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从1969年承担抗疟疾中药的研发,到1999年世界卫生组织将青蒿素列入全球推广的“基本药物”名单,涂有友花了30年时间,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最终赢得了这场“战役”。

直到诺贝尔奖演讲发表,涂有友仍然记得这些经历:在接受研究和开发抗疟药物的任务后,她开始收集和整理中医古籍和记录,参观古老的中药,同时阅读大量民间药物,并编制了以640种中药为主的“抗疟药物单处方集”。

然而,很难从640种药物中筛选出真正有效的疟疾药物。在黄花蒿出现之前,涂有友已经研究了190种样品,但都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这项研究一度陷入了死胡同。涂有友后来回忆道:“我也怀疑自己是否走对了路,但我不想放弃。”每件事都发自内心,但当她智穷力竭时,她惊讶地从古书《肘后备应急食谱》中找到灵感,“黄花蒿曾经被抓住,浸泡在两升水中,榨出汁液,然后被充分利用。”她开始日夜研究青蒿素。

涂有友正在实验室做实验。

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科研环境非常困难。当时,实验室设备简陋,甚至没有基本的通风设施,但任务时间非常紧迫。为了加快净化速度,涂有友甚至用水箱代替实验室的传统提取容器来提取青蒿琥酯提取物。没有防护设备的科研人员接触了大量对身体有害的有机溶剂,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症状。屠友友也患上了中毒性肝炎。

“现在回头看,真的太不科学了。但事情就是这样。即使你知道有牺牲和伤害,你也必须去。”中国中医研究院前院长张伯力说。

为了保证青蒿素的临床安全性,屠友友愿意做一只“小白鼠”,并参加了药物试验,住进了东直门医院。当她向领导提交自愿药物测试报告时,她强有力地说:“我是领导,我有责任测试第一种药物!”

至于她的选择,她的丈夫李廷钊很苦恼,也很理解:“当谈到国家的需要时,她不会选择其他任何东西。她一生都是这样。”

唷,唷,唷,晚歌

80多岁时,屠友友的声音终于传遍了全世界。在发表诺贝尔奖演讲时,这位85岁的老人的声音不是很强,就像她摇摇晃晃的走路姿势一样。主持人在演讲时一直跪在地上,一只手从后面握住老人,另一只手为她拿着麦克风。

获奖后,荣誉也纷至沓来。2015年,IAU命名小行星31230漫游宇宙屠呦呦。2016年,涂有友获得2016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8年,她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她的故事已被写进教科书,并成为全国年轻人的榜样。2019年9月17日,她被授予“共和国勋章”。但是对于即将步入89岁高龄的涂有友来说,她更关心的是“我能在这个科学高峰上爬多久?”

在涂有友身上,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对名利漠不关心的科学家的品质。自获奖以来的几年里,这位将近90岁的科学家没有停下来,仍然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科学研究中。面对荣誉,她只是挥挥手:“获奖和出名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必须努力工作。”她不想宣传自己,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诺贝尔颁奖典礼后,政府组织了一次对所有诺贝尔奖获得者的集体采访,她拒绝了。

屠友友的时间终于到了。她慢慢走到人群中间,获得了金牌。作为回报,她给世界的礼物是中医的宝库。

一分钟pk10 1分彩官网 高频彩app下载 天津11选5

随机新闻